• 首頁 > 文章 > 經濟 > 三農關注

    蔣高明:農業生態已經失衡,造成的惡果讓全世界恐慌

    蔣高明 · 2020-06-11 · 來源:弘毅生態農業
    收藏( 評論() 字體: / /
    農業生態系統原本平衡的狀態被打亂后,人類為了果腹,只好吞下更多的有害化學物質,導致了日益增多的不曾出現的怪病。當一種農業模式的發展使得人類生存都出現困難時,我們不得不反思資本控制下的農業技術發明是否都“科學”。

      作者簡介

      蔣高明,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博導,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教授,曾任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基金會副秘書長,中國人與生物圈國家委員會副秘書長,中國生態學會副秘書長,現任《植物生態學報》副主編、《生態學報》編委,中國植物學會植物生態學專業委員、北京植物學會常務理事、中國治沙學會會員、國家氣象局氣候委員會委員等。

      正文

      今天農業生態系統已經嚴重失衡,為了生產食物、儲存與加工食物,人類發明了數萬種化學物質(初步查明農藥種類3萬種,食品添加劑3萬多種),這些物質中除極少數是必要的外,大多數所發揮的作用,是弊端嚴重超過其好處,并給農資商人創造了賺錢機會。并通過污染食物鏈,制造大量病人,為醫療系統帶來滾滾利潤。

      害蟲除了傷害莊稼,但會對對蟲媒花植物起到傳花授粉作用。有人見了蟲子就殺,為此發明了高達3萬種以上的農藥。雖暫時控制了蟲害,但同時消滅了天敵,消滅了蜜蜂,導致一些蔬菜或瓜果不能傳粉。

      沒有了昆蟲授粉,有人又發明了催熟激素,使得某些蔬菜如西紅柿、黃瓜、草莓、西瓜等單性結實(相對于女性沒有和男性發生關系就生下孩子)。不經授粉就膨大的蔬菜與水果對人體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至今沒有人認真研究過。

      雜草會與莊稼爭營養、水分和空間,于是有人發明了除草劑而生生滅活。這樣做,雖然暫時控制了雜草,但也促進了雜草進化,變得更難對付。更糟糕的是,除草劑也消滅了土壤中的有益微生物,一些原本具有固氮能力的固氮菌,乃至將多余氮素還原為大氣中的氮氣的反硝化細菌也遭到了傷害。沒有雜草呵護,農田變成光板地,雨季非常容易造成水土流失。

      土壤中有益微生物,尤其那些固氮、解鉀、解磷的微生物被消滅后,缺乏的養分單純依靠使用氮、磷、鉀為主的化肥補充,這加重了土壤酸化。

      土壤酸化后,原本存在的一些重金屬物質溶解出來,再加上飼料、農藥、化肥中重金屬,使得重金屬進入食物鏈。一些重金屬本身具有致癌作用,進入人體后很難排出體外。

      于是,烏克蘭人體清理專家在死亡的病人體中可以清除平均每人3-5公斤毒垢垃圾,相當于體重的4%-6%;其中鉛、汞等重金屬,氯、硝酸鹽,藥毒垢等約0.52公斤。

      那些不能回到空氣氮庫(N2)的含氧化合物,如NO, N2O, N2O5搖身一變成為霧霾的前身物質,污染了大氣環境,造成了霧霾肆虐。

      半個多世紀以前,人類發明了地膜技術,但這一技術放在全球變暖的今天,已出現了其相反的效果:加重植物病害,并造成農產品嚴重滯銷。莊稼生病與地膜覆蓋(尤其高溫多雨的夏季)和反季節種植有非常大的關系。

      植物病了,于是有人發明了給種莊稼治病的各種農藥,還是以滅殺對抗為主,針對的對象為病毒、細菌與真菌。

      植物病可能暫時控制了,但殺菌藥物殘留到了食物中,進入了食物鏈。

      反季節種植,搶季節上市,都有地膜和反季節農膜的貢獻。但集中上市,造成了農產品價格低迷,西紅柿0.5元/斤,蒜薹0.2元/斤,芹菜0.05元/斤還沒有人要。農民白費了勞動力不說,投入的農資成本都收不回來,但造成的水資源浪費、環境污染是非常嚴重的。

      人類為了讓植物長得更快,泛濫實用各類激素,作物長得更快了,水果和西瓜也越來越大了,越來越光鮮了,可口感卻沒有了。

      沒有了甜味,人類繼續用增甜劑使之有甜味,但這樣的水果與瓜類,可能含有了不健康的成分。這樣的水果或瓜類,已經降低了消費者的食欲,很多原本喜歡用西瓜消暑的家庭,十幾年不吃西瓜了,西瓜產出來賣給誰。具有同樣的命運還有獼猴桃、柑橘、蘋果、香蕉、火龍果等等。

      自有化肥工業以來,作物產量大幅度提升了,然而連年持續高頻率使用化肥,造成了土地板結、土壤酸化、食物質量下降。很多有益元素已嚴重低于歷史的最好水平。比如鈣質,根據我們的研究,用化肥生產出來的小麥面粉,比用有機農業模式生產的面粉缺鈣76%,其余蔬菜、水果缺鈣現象也是非常普通的。

      面粉和食物缺鈣,人類就發明補鈣的方法,但那些無機鈣很難被人體吸收。消費者忘了一個最樸素的道理:食物補鈣才是王道。

      植物有蟲害、有病害、不抗除草劑、不耐寒、不耐旱、不耐運輸和儲存,怎么辦?一些人更聰明,發明了轉基因辦法,讓植物實現上述功能。但這樣的食物出現了另外的問題——原本不帶毒的食物帶毒了,營養成分更下降了。

      “吃種子,留種子”,農民天生就是育種專家;“餓死爹娘不吃種子糧”,有了種子就有了農業的自主權,農民對于種子是高度重視的。但自從有了雜交技術,有了轉基因技術,有了資本為主導的種子公司,這一切都發生了根本的變化。農民每年種地都要買種子,還經常買到假種子。商業種子公司為了自身的利益,減少種子量,提高單價,搞種子包衣。種子外面包裹了農藥,騙農民說是為了保障出苗率,其實是為減少種子量,好賣高價。

      種子外包農藥,地下害蟲不吃了,連老鼠都不吃了,或者老鼠被毒死了。農田里沒有了老鼠,以老鼠為食的蛇、貓頭鷹、黃鼠狼也基本絕跡。由此引發了更高級別的的生態失衡,從種子,到害蟲,到鳥類,直到哺乳動物,人類也難以幸免。

      目標害蟲不吃被轉基因技術保護的莊稼了,改吃別的,原本處于次要地位的害蟲成功上位,變成主要害蟲,還得依賴農藥來治;轉基因作物能夠防除草劑了,但雜草也進化了,變得更加高大難以控制,除草劑用少了都不管用;莊稼、水果、蔬菜甚至中草藥抗病了,但食物或中草藥本身可能也增加了抗生素含量,營養與中藥治療功能下降。轉基因不能讓農民留種,否則農民就不愿意買他的種子。人類馴化并保留了上萬年的多種多樣的種子,就這樣無情地消失了。

      還有動物飼料、人類食物的食品添加劑,由于篇幅限制,不再一一列舉。總之,農業生態系統原本平衡的狀態打亂了,人類為了果腹,就不得不去吞下更多的有害化學物質。因食物鏈中充斥了大量的非食物成分的化學物質,以前不曾經出現的怪病多了,突出表現在兒童性早熟、抑郁病、多動癥、男女不孕不育癥、肥胖癥、白血病、各種癌癥等集中爆發。當一種農業模式發展到可導致人類生殖都出現困難時,我們不得不反思第一次綠色革命是否真綠色。

      一些企業試圖發明能夠洗凈農藥殘留的裝置;制藥廠繼續生產天文數字的西藥;中草藥用種莊稼的辦法生產,藥效下降就加大用量;醫院為病人準備了更多的病床,醫院大樓越蓋越高;墓地每平米價格超過活人住房的好幾倍!好一個完整的產業鏈。

      當有人告訴你,人類食物鏈原本是健康的,是不需要那么多有害物質的,病人也沒有那么多的,馬上就會有人攻擊你是倒退,是反科學、反人類的,是要將人類帶回到原始社會去的。他們沾沾自喜的理由是:上述人類的各項農業技術發明都是科學家發明的。

      因為科學,所以可放心地食用;因為科學,可以沒有智慧。

      中國農業

      生物多樣性危機的主要表現

      1、農業生境萎縮,結構單一化

      近些年來,伴隨著GDP持續、高速和粗放式增長,我國以耕地、林地、草地和淡水為代表的農業自然資源數量與質量呈現持續大幅下降趨向。資料顯示,自1958年開始,全國耕地總面積呈現持續減少態勢[3-4]。近50年來,國內主要天然內陸湖泊以年均約20個的速度減少,湖泊湖面湖容呈同步萎縮;林地面積較20世紀50年代初減縮近1/2;約1/4天然草原已經沙化;自然濕地面積近10年間減少近10%;以長江、黃河等為代表的主要江河流量銳減,諸多河流已成季節性河流或出現常年斷流現象,農業用水缺口日益擴大,旱象日趨嚴重或頻發;西部地區冰川與凍土層加速萎縮[5-6]。

      同時,全國耕地40%以上出現退化現象,1.05 億hm2草場不同程度退化;天然林比重日益縮減,林種日趨幼齡化、單一化[5],林地生態功能退化;農業淡水資源環境質量快速下降,濕地破碎化、人工化傾向凸顯。以農田生態為核心的農業生態環境多樣性正不斷喪失,一些重要特殊的農業生態景觀或生態類型面臨瀕危或永遠消失,農業生態系統總體呈現萎縮退化和先天脆弱性強化,并不斷向結構單一化或簡單化、破碎化方向演進。

      2、作物(品種)多樣性加速喪失

      據FAO估計,20世紀以來,全球農作物(品種)多樣性不斷喪失,3/4農作物遺傳性已經喪失[7];美國97%曾經栽培的蔬菜品種已經消失;近15年間,印尼有1500個地方水稻品種已經消亡,3/4水稻品種來自單一的母體后代。據預測,到2050年,全球1/4的物種將陷入絕境。而一種植物的消失必將導致某一食物鏈斷裂,或進一步誘致或加劇其他10~30種生物的生存危機。

      在中國,近半個世紀以來,有200多種高等植物已經滅絕,約4600種高等植物處于瀕危狀態;全國生物物種數量正以平均每天新增一個瀕危甚至走向滅絕的速度減少,農作物栽培品種正以每年15%的速度遞減;相當數量的農作物種質資源只能存活于實驗室或種子庫,很多種類尤其是野生種、半野生種、地方種或傳統農家品種等早已在野外難覓蹤跡或永遠消逝,作物種質多樣性、遺傳多樣性和基因多樣性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威脅或危機。

      3、農業動物(品種)多樣性銳減

      研究表明,目前全球約有41%的兩棲動物物種和26%的哺乳類動物物種正面臨滅絕威脅,脊椎動物滅絕速度較一個世紀前加速了100多倍[8];3/4漁場已枯竭、廢棄或面臨減產的危險;在7600多種家畜禽遺傳資源中,190種已滅絕,1500種瀕臨滅絕;2012年,全球瀕危家畜禽品種則增至22%左右[9-10]。以家養畜禽為代表的農業動物(品種)多樣性業已遭受嚴重破壞,大量的傳統養殖畜禽品種正被現代農業單一化、集約化和規模化的高產新品種快速替代。

      中國是全球畜禽品種資源較為豐富的國家,但新近的調查結果顯示,在全國426個傳統地方品種中,橫涇豬等15個品種已不見蹤影,55個品種處于瀕危狀態,成華豬等22個品種瀕臨滅絕;瀕危和瀕絕品種占地方畜禽品種總量的 14%,約85%的地方豬群體數量呈持續下降 趨勢[11-12]。

      以魚類為代表的水產養殖生物多樣性亦遭受重創,全國近岸海域及主要江河、湖泊、庫塘或濕地中的水生、濕生或沼生生物種類、種群數量或結構等均發生顯著變化,種類或數量銳減、種群結構日趨單一化。例如,“全球200 佳”生態區域之一的環渤海地區,90%的漁業資源已經商業滅絕;長江主要經濟魚類“四大家魚”的種苗產量由最高年份的300億尾降至4 億尾,捕撈產量不到最高年份的1/4;云南省淡水魚類中1/3種類瀕臨滅絕,湖泊魚類中2/3種類已銷聲匿跡;高原明珠洱海湖中螺貝類大型底棲動物與大理弓魚等諸多土著魚類已經絕跡或瀕危[5,13]。

      4、農田物種多樣性受創

      除主要農作物及其栽培品種多樣性的加速喪失,以農田或土壤環境為核心、與農業密切相關的動植物、微生物等生物多樣性同樣遭受損害,許多有益動物、沼生濕生或水生植物、昆蟲、害蟲天敵、真菌、細菌等種類或種群結構發生顯著變化,數量明顯減少或永遠消失;一些有害生物種類及種群數量則驟增,農田生物多樣性豐度顯著下降。聯合國的報告指出,近年來,與作物授粉及產量密切相關的蜜蜂種群正以驚人的速度消亡,尤以北半球為甚[14]。

      近20年間,美國和歐洲的蜜蜂數量分別下降了30%和10%~30%,中東地區蜜蜂種群規模則縮減85%以上。在國內,諸多研究及大量實證均表明,以鳥類、蛇類、昆蟲、蚯蚓、線蟲和蟻類等為代表的有益生物或害蟲天敵種群數量正快速縮減,而以鼠類為典型的有害生物種群密度飆升,一些農林重大病蟲害此起彼伏,危害加重;南方稻田生態系統中水生動物、昆蟲類、蛙類、蚯蚓、藻類、雜草及土壤生物等種類或數量明顯減少,多樣性逐漸喪失。

      5、外來生物入侵肆虐

      伴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不斷深入以及氣候變化加劇,近年來,世界范圍內的外來生物入侵危害度日趨加重,國際公認的最具威脅性外來入侵生物達100種以上。目前,入侵中國的外來生物數量達544種,其中,100種危害較為嚴重,50種以上為國際公認的最具威脅性的入侵生物。全國每年因煙粉虱、紫莖澤蘭、松材線蟲等11種農林入侵物種危害造成的直接經濟 損失達574億多元[5,15]。外來入侵物種已對國家生物安全、生態安全、產業安全及生物多樣性構成嚴重威脅,并對農林生態和自然生態環境造成重大破壞或損害。

      二、農業生物

      多樣性危機的主要誘致因素

      1、思想認識滯后

      一是危機意識淡薄。長期以來,囿于對大自然與客觀世界認知的局限性和自然資源富足的表象,以及輿論導向的偏差或誤導,使得人類尤其是國人乃至各級政府及管理部門均普遍存在盲目的優越感,資源環境憂患意識和危機感嚴重缺失,并進一步為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環境破壞埋下伏筆。

      二是發展觀念滯后。長期的貧困落后、物質匱乏與經濟發展遲滯,使得國人脫貧致富奔小康的意愿過度強烈,功利主義大行其道、色彩濃厚以致過度短視,片面追逐經濟總量規模與增速或不切實際的“跨越”發展,而忽視發展的內在質量效率與資源環境成本。同時,誤讀發展的真正要義,將“發展”簡單等同于增長,一味專注于眼前利益、暫時利益、局部利益和短期效益,對發展的科學性、和諧性、均衡性、包容性、可持續性和“以人為本”的全面協調平衡性缺乏足夠認識。

      三是認識膚淺。基于生物多樣性喪失過程的漸進性、隱蔽性、長期性和復雜性等客觀原因,迄今,眾多管理者尤其是廣大農民群眾乃至科技人員依然尚未真正全面認知和把握生物多樣性在資源環境保護與生態文明建設中的重要地位、作用及深遠意義,或依然停留于“治污”、“護林”的初始水平,對更深層次的生物多樣性尤其是農業生物多樣性的概念、內涵及重要性缺乏基本認知或一知半解,對生物多樣性喪失帶來的嚴重惡果知之甚少,認識缺位、模糊或片面膚淺,農業生物多樣性和遺傳資源保護意識嚴重淡薄。

      2、不可持續的工業化與城鎮化

      一是工業化、城鎮化對耕地的損毀[5]。中國工業化、城鎮化速度驚人,但其對“三農”資源尤其是耕地資源的掠剝或破壞也同樣令人側目,并呈現出極度的非理性和不可持續性。主要表現在:人的城鎮化顯著滯后于土地城鎮化;工業用地占比過高,遠高于發達國家和世界平均水平;公共基礎設施建設過度超前,且違法違規現象突出;城市新區容積率普遍偏低,土地浪費現象嚴重,節約集約化水平低下等,致使大量優質耕地、重要天然濕地、草地、湖泊和灘涂等屢遭破壞或永遠消失,從而加劇農業生態環境的萎縮、退化或碎片化。

      二是工業與城鎮排污。伴隨粗放、高速的工業化進程和城鎮的過度快速膨脹,全國工業和城鎮“三廢”排放量與日俱增,但無害化處理率、達標排放率及有效利用率等均一直處于較低水平,偷排、超排和違規排放屢禁不止,“跑冒滴漏”現象嚴重,致使巨量廢污水、固體廢物或有毒有害物質不經任何處理肆意排放或堆放,污染或破壞土壤、水體或大氣環境,進而對農業生物多樣性產生不良影響、構成威脅。

      三是工業化、城鎮化對水資源的掠奪[16]。以水、電為核心的生產生活資源能源需求量與消費量陡增,繼而導致各類引(調)水工程、地下水工程和水電工程等項目盲目上馬、無序推進乃至泛濫,以及水資源過度開發與配置的失衡,最終加劇農業旱災常態化、水資源供求矛盾尖銳化以及農業生態環境惡化、生物多樣性減量化。

      3、粗放的農業農村生產經營

      一是發展理念滯后。古往今來,從國外到國內、科研到生產,獲取農業最高或更高產量一向是人們孜孜追求的首要目的乃至終極目標。然而,過度、盲目或片面追逐暫時產量指標、眼前收益或短期效益效率之結果,促使人們從農業新品種培育開始,就急功近利地不斷進行人工選擇和“優勝劣汰”,以致到生產環節的集約化、專業化和規模化經營管理,大面積單一化連年推廣種養高產“優良”品種并“不擇手段”輔之以一切奪高產、保豐收和增效益的養殖栽培綜合措施,而忽視種質資源和遺傳多樣性保護,輕視生態環境與產業多樣性保護,忽視增產、增長或發展的長期性、持續性和科學性。

      二是對農業自然資源的掠奪式開發。基于發展理念偏差和認識局限,追求產量產值、增收增效和脫貧致富的意愿過度強烈,以及“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信念的客觀現實性,致使毀林開荒、圍海(湖)造田(地)、盲目外引物種和無序開發野生生物資源等亂象叢生,亂砍濫伐、濫墾濫牧、濫采濫捕和濫引等現象屢禁不止。同時,鄉村建設無序失范,土地利用率嚴重偏低,缺乏規劃、布局散亂、盲目攀比、貪大求洋、濫占耕地和奢侈浪費等不良傾向并存,以致對農業資源環境及生物多樣性產生脅迫[17]。

      三是過度的農業化學化。當前,我國以化肥、農藥、農膜和抗生素等為代表的農業化學品使用量位居全球榜首,單位面積使用量為發達國家的數倍,且遠超世界平均水平和國際公認的環境安全上限,并進一步呈現 持續快速增長態勢 ,農業對化學品的依賴度達50%以上。同時,農業化學品的有效利用率或回收率長期處于低位徘徊,致使大量化學品或有毒有害物質殘留于田間地頭或土壤,進而帶來農業生態環境及生物多樣性的嚴重損毀。

      四是不可持續的水利化。傳統的水利工程建設乃至現代水利理念或水利化進程中,依然存在諸多粗放、欠科學或不可持續成分。例如,過度規模化或頻繁、盲目的遠程調(引)水與水壩水庫建設,以及日趨硬質化、水泥化和直線化的江河壩堤、田埂溝渠及田間道路等,在大幅度提高排灌能力與防洪抗災水平的同時,或將進一步導致水生態破壞或水環境惡化[17],加劇農田生境碎片化和農業生物多樣性危機,弱化農業環境的自凈與自我平衡能力。

      五是生物化的風險[5]。一方面,農業轉基因或高產雜交新品種的不斷選育研發和推廣擴散,致使傳統地方品種、農家品種逐漸萎縮乃至消亡,從而加速基因多樣性、遺傳多樣性和農田生態多樣性的喪失。同時,極易引發新生重大病蟲害的侵襲危害,導致農業生物種群結構的急劇變化。另一方面,基因漂移與污染,在嚴重破壞農業生物遺傳的完整性、多樣性與生存能力的同時,或將進一步催生新的超級有害生物或增強有害生物的危害性;進入土壤的轉基因生物殘余,則產生新毒素而殃及土壤生物。

      4、日趨惡化的農業生態環境

      一是耕地污染嚴重,質量下降。當前,我國近 20%耕地土壤污染物超標,約 20%耕地遭受重(類)金屬污染,1300萬~1600萬hm2耕地受化學農藥污染,2500萬hm2以上農田受塑料殘膜污染,大面積土壤遭受硝酸鹽、亞硝酸鹽等化肥殘余物污染,受酸雨危害農田達 266.67萬hm2,污灌區面積為650萬~700萬 hm2。同時,全國耕地等級總體偏低,質量欠佳或較差,60%以上耕地無水源保障;40%以上土壤出現退化現象,中低產田占比高達 71%;土壤營養失衡嚴重,沙化、鹽堿化突出,水土流失加劇[5,18]。

      二是水環境堪憂。環境報告顯示,2013年中國地表水總體呈輕度污染,十大江河水系 50%受污染;近 40%國控重點湖泊水質達污染級;約 60%地下水水質較差或極差;近岸海域 1/3以上遭受污染,局部污染嚴重[19]。

      三是大氣環境質量下降。研究表明,新中國成立至今,全國大氣環境中的氨通量增加了數倍;農業產業排放的痕量溫室氣體正以較快的速度增長;500多萬hm2耕地遭受不同程度大氣污染[5]。目前,全國空氣質量達標的城市不足1%,霧霾范圍、頻次和持續時間不斷刷新紀錄。農業生態環境的不斷惡化,進一步加速了農業生物多樣性的喪失。

      5、氣候變化與自然災害

      當下,全球氣候變化愈演愈烈,自然災害頻發,影響愈益廣泛深遠。氣候的持續暖化及降雨量的時空劇變,一方面,可以直接改變農業生物生存發育及地理分布區間,加劇沿海土壤鹽漬化、沼澤化進程,導致農業生境萎縮;另一方面,則使原有農業生態系統和農業生物多樣性遭受破壞。以特大干旱、旱澇急轉、罕見暴風雨(雪)、沙塵暴、低溫冰凍、高溫酷暑、泥石流等為主導的極端異常天氣與自然災害的頻現高發,已經并正在帶來農業生態環境的直接損毀或破壞,加劇農業生物多樣性危機[17]。

      結     語

      綜上所述,中國農業生物多樣性危機已悄然而至并日趨嚴峻,其成因是復雜多層面的,既與直接、主觀和可控的人為因素密切關聯,又有客觀、難以抗拒的自然力量綜合作用。但歸根結底,人類活動或人為損毀是導致并加劇農業生物多樣性喪失或危機的最根本原因,是人們長期背離客觀自然規律、急功近利、逆天而行和盲目發展的必然結果。同時,生物多樣性喪失過程又是漸進、持續、隱蔽、復雜和不可逆的,其影響是廣泛、深刻、嚴重和持久的。

      因此,亟須以全球大視野、國際大背景和人類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戰略高度審視、認識和保護農業生物多樣性;唯有充分尊重自然、順應自然、敬畏自然,徹底轉變陳舊、落后和非理性的傳統發展觀念與粗放低效發展模式,牢固樹立科學可持續的“五大”發展新理念并一以貫之,方能有效保障農業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環境安全以及人與自然的和諧共榮。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旗幟鮮明的堅決反對延遲退休
    2. 中組部原部長張全景談知青上山下鄉
    3. 五評胡錫進:要什么樣的“中國崛起”?
    4. 必須充分意識到:國民黨在關鍵時刻從未與大陸相向而行!
    5. ?王成是逃兵?網紅@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來審審吧!
    6. 劉子厚:回憶毛主席在河北的幾個片斷
    7. 張治中曾申請加入中共遭拒,周恩來惋嘆我黨失去了一位元帥
    8. 什么是奢侈品?以及奢侈品為何正在毀掉我們的生活?
    9. 子午:胡錫進支持延遲退休的理由錯在哪里?
    10. 2020年的一個小總結
    1.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讓有些人膽寒!
    3. 關于毛澤東的18個謊言的最新進展
    4.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
    5. 他是統戰高手,為我軍帶來33個團,晚年預言主席地位將來會更高
    6. 歷史只記錄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卻沒記錄功臣對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難時期的人為錯誤和責任人
    8. 老田|主流黨史寫作的困境何在:從《周傳》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說起
    9. 戈爾巴喬夫,竟還不忘指點江山
    10. 天津肖老師歧視學生,家長卻集體簽名要留住老師,事情真相如何呢
    1. 歷史文獻:毛主席談我國還可能要走一段資本主義復辟的道路
    2. 張文茂:為什么會在理論上出現這么多的混亂?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們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嘆,30年啟蒙都白做了
    7. 鬧劇不斷——“茅臺貧困戶”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獨的王小妮復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張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國糧食人均超過三百公斤說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凈嗎?
    1. 羅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團長告別!
    2. 張志坤:展望中美關系“重回正軌”的那一天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學習黨史,要正確評價改革開放時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訥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歲
    6.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比乐网